人生如迷宫,迷途在墙角,希望在转角。

摄影于上海1933,文字鸣谢杨佳文

第一次看见迷宫的时候,拉起父亲的手便毫无后顾之忧地往里面跑了。因为我知道,总会有出来的办法。父亲总能指引迷津。 他告诉我,东边有一个死胡同;虽然走不到出口,那儿的藤蔓上却开着花。去看看吧!然后拍手叫好,然后转身又进入到迷宫里寻宝去。有那么一段时光,只要乖乖做他的小尾巴就能看到出口处的光芒。 

DSC_2429-Edit copy.jpg

慢慢长大,遇见的人多了,看到的事也多了,简单的小感动也渐渐没有了。放开了那双手后,走在更大的圈子里的每一个脚印都是自己的决定。人们把这个圈子称作社会。遵守或违背以往那些无名氏设下的规则,可却被固化成了一个麻木的动物。 

我进入了一个迷宫。 

我在意别人的目光,背着不必要的包袱一步一履走在世上。我有自己的小心思,身边熟悉不熟悉的人都可能带着算计。我不再轻易去相信,流言蜚语和真相总是隔着几百个阶梯。可是在这迷宫中,其中却再寻不到宝藏了。 

不知哪里是开头,也看不见结局。 

只是突然感觉到心脏跳动得太费力的时候,我便身处其中了。 

关于爱情,关于友情,关于生活,关于工作;主语总是“我”。 

我在迷宫中呼吸,跳跃,思考,纵欲,偷得半晌欢愉;很累。     

迷宫里的标准大气压,似乎不是一百零一千帕。做什么,都很累。 

我们都一样吧?有过诗和远方,畅谈过海阔天空。

可却在慢慢适应这个社会的时候,丢掉了自己。

迷茫,但又继续坚持走着。

跌跌撞撞,也总坚信着自己能够找到出路。

到头来,生活的主语,总是“我”。

偶然间拜读了村上春树的作品,

那个叫卡夫卡的少年告诉我:    

最初迷宫这一概念出自用肠子算命的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。

我惊讶于早在千百年前,便有人欣赏过迷宫的复杂与简单。

“迷宫的原理在于你的自身内部,而且同你外部的迷宫性相呼应。”

Copy of IMG_1378.JPG

「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

无人理睬如何求生

顽童大了没那么笨

可以聚脚于康庄旅途然后同沐浴温泉

     为何在雨伞外独行 」

       ——《任我行》 陈奕迅